貓旳愚

我是黑夜,擁有群星與寂靜

Rofix:

他紧紧抱住树干,拽了拽前方的绿草,看起来还算结实。只要爬上这片草地抵达下一个树干,他就能往外界更迈一步。到了山的那边自己就可以终于躺在另一面休息一阵,毕竟攀爬了这么长的路,手脚已经酸痛不已。在若汤塔,所有人出生后都会在原地产生引力原点。当他们试图离开那个地方时,总会感觉的一个隐形的力量把自己拽回原点。年幼时自己总是在原点附近活动,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抵抗这种生命势能。但远方一直是所有人的好奇。但就算爬到一公里的地方,如果放手还会慢慢滑回原点。如果想见到另一个地方的人,双方都需要克服引力阻碍,相遇时互相拽住对方保持静止。而他只想沿着地面攀爬,企图抵达原点对应的星球另一面。

Souilly-W:

灯塔,……屹立不变的爱
忽然领悟 铭心刻骨
勇敢放肆的痛哭
爱过的人 你在何处
是否半途 就离开
就离开 消逝在……

Rofix:

光不携带信息,但光本身自有来历。宇宙里的每束光都有自己的故事,有些光直接从一颗太阳上新鲜出炉,有些光已经在行星之间反射了上万年,也有些光,从恒星陨灭的超新星爆发中迸发出来——它们只有图莱的大气层可以分辨,不同来源的光会在不同的区域选择性地被透过。图莱生产装有不同光的罐头,和尊贵的中子星光浴。

Rofix:

不是所有的太阳都是球体,维扎的太阳是一个环形恒星。环日会绕着维扎缓慢翻转。从地面上看,与其说是一个太阳,不如说是一个贯穿天穹的光桥。在日落时,可以看到朝夕同天的奇观:一边日环下沉留下黄昏余晖,另一边的日环正冉冉升起。
圣诞节快乐!

© 貓旳愚 | Powered by LOFTER